主要原因在于“涨价”——单个玩家的氪金值提

  FriendTimes(苏州玩友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玩友时代”)更新IPO招股书,继续向港股发起冲击。

  在《熹妃传》《宫廷计手游》等作品的带动下,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4.64亿元,净利润3.36亿元,近3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60.4%和104.3%。

  不过,2017年之后,公司的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数量大幅下降,拳头产品用户数量全面下滑,公司业绩增长主要靠提高单个付费用户的消费金额——2017年每个月氪金200元,现在超过500元。

  业绩高速增长之下,公司在版权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开始大面积暴露,另外,转型电竞失败,这些都成为公司登陆港股及后续发展的绊脚石。

  虽然都是做游戏的,但公司更专注于女性向游戏,与巨人网络(18.280, 0.04, 0.22%)(002558.SZ)、完美世界(29.040, -0.26, -0.89%)等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游戏公司不一样。因此,公司才能低调闷声赚钱。

  目前,靠着《熹妃传》《熹妃Q传》《宫廷计手游》等拳头产品,在弗若斯特沙利文发布的相关报告中,公司在中国女性向游戏行业中排名第三。

  报告期内,公司的毛利率稳定在60%-65%之间,净利率则一直在稳定提升,分别为14.2%、16.8%、23.0%、22.0%。

  2018年行业调整期,玩友时代业绩仍然大幅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一直比较重视海外市场,积极布局韩国、日本等地。

  公司《宫廷Q传》早在2016年就尝试推出韩语版,最近一年,随着中国游戏公司出海潮,《熹妃Q传》、《马踏千军》、《京门风月》等游戏纷纷推出韩语版、日语版、泰语版等。

  其中,于2019年3月推出的皇牌游戏《熹妃Q传》日语版已获得Google Play推荐。

  2018年,公司韩国市场的营业收入6670万元,同比增长300.5%,新开发的日本市场营业收入2820万元。

  由于公司主打的女性向游戏偏向于古风,比较适合韩国日本市场,公司未来几年计划推出的游戏产品,多将采取全球同步发行模式。

  在公司接近1亿人的累计注册玩家中,按性别分,有85%为女性,按照雇佣背景分,有70.6%为雇佣状态,其他近30%为学生或失业。

  玩友时代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的420.35万后,2018年下滑至398.71万,2019年前7个月进一步下滑至315.54万。

  公司四大核心产品的活跃用户数量全面下滑,上线时间比较早的《熹妃传》和《京门风月》下滑最严重,《京门风月》2年时间活跃用户直接缩水90%以上。

  活跃用户数量下降,付费用户数量自然也跟着下降。2017年,公司平均每月付费玩家34.06万,2018年和2019年前7个月分别下降至32.35万、23.49万。

  付费用户数量大幅下降,但公司营业收入仍然大幅增长,主要原因在于“涨价”——单个玩家的氪金值提高。

  2017年,在玩友时代的游戏中,平均每个付费用户、每个月花费201.4元,2019年前7个月,这个数字上涨为544.9元。

  公司意识到用户数量下滑的危机,加大对广告、市场营销及推广活动的投入,2019年4-7月的活跃用户较2019年Q1有所提升。

  2019年Q1,公司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301.94万,2019年前7个月为315.54万。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推广费用一直比较高,报告期内分别为1.61亿元、1.75亿元、3.99亿元、0.8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4%、25.0%、27.3%、20.6%。

  与之相对的是研发投入,报告期内分别为0.64亿元、0.89亿元、1.36亿元、0.4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2%、12.8%、9.3%、12.2%,低于游戏行业的平均值。

  2010年,蒋孝黄从游戏公司离职,创立玩友时代的前身苏州宝将。当年底,《宫廷计》上线,一炮打响。

  此后几年,公司陆续推出《宫廷风云》、《宫廷Q传》及《熹妃传》,奠定在女性向游戏这个小圈子里的影响力。

  扩充实力后,公司逐步形成目前的业务体系:玩友时代及其全资子公司好玩友、紫焰、沁游、紫翔负责游戏的开发、发行和运营,Wish Interactive、Friend Times Korea负责海外发行。

  不过,就在玩友时代IPO之前,公司突击转让了顺游和苏州乐基两家公司,注销了武汉云竞。

  顺游2014年6月成立,主营业务为广告服务,玩友时代和自然人卢麟分别持股70%和30%。2018年12月,公司将所持股份以1元代价转让给卢麟。

  苏州乐基2013年11月成立,主营业务为游戏开发,公司持股10%。因该公司的表现未达预期,2018年12月,公司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原股东。

  武汉云竞2016年6月成立,旗下拥有3C电竞互动娱乐平台,竞享时代持有其100股权。公司持有竞享时代30.16%的股权,成为武汉云竞的间接第二大股东。2019年1月,因“运营程度极其有限”,武汉云竞被注销。

  竞享时代主要从事电子竞技业务,旗下拥有赛狗电竞平台。玩友时代表示,因赛狗电竞获得ICP许可,公司在重组后继续持有该公司股权。不过,赛狗电竞市场声量有限,更有前员工爆料称其已经发不出工资。

  如果说剥离苏州乐基和武汉云竞,是因为业务开展不顺,那么,“抛弃”顺游,则更像是为了规避法律风险。

  2019年初,湖南图文在线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及一位湖南摄影师,因版权纠纷,分别将顺游告上法庭。2019年4月立案后,公司与图文在线达成和解,但被摄影师起诉一案,公司败诉。

  实际上,玩友时代本身,仍然是版权纠纷不断。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了两起侵权案件,最终分别向对方赔偿8万元和40万元和解。

  斑马消费查询企查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全资子公司好玩友至少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等多家机构因版权纠纷起诉过。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啤酒“巨无霸”百威亚太IPO“卷土重来”,东财带你打新史上最大规模啤酒股

上一篇:A股为何突然大跌?竟有大户单笔赎回6000万 三大
下一篇:在首次IPO计划搁浅后